申遺潛力據點
 


金門保存了1600年「活的閩南文化」,並與居民生活緊密結合,且持續演化中;各種無形的傳統、思維、儀式、藝術到有形的建築、聚落、宗祠家廟等,都是規模完整且內容無損的;歷經無數戰爭的洗禮,持續追求和平已成為金門的基本信念,諸多民間或官方的防禦體系、不同時代的文教設施以及厭勝物等信仰,都是為了祈求和平的具體呈現。
「金門戰地文化」初步符合第(ii)、 (iii)共2條標準,目前暫定以下七處潛力據點,會因深入調查後再做調整。

  • 瓊林聚落-擁有1000年歷史,活的閩南聚落與生活文化

    瓊林村位於金門島中心,太武山麓位置原名「平林」,在宋、明兩代皆隸屬同安縣東界綏德鄉翔風里轄下的十八都「瓊山保」,明熹宗時(1621-1627年)為了對素有「江南才子」之稱鄉賢蔡獻臣的推崇,特欽賜里名「瓊林」。 蔡氏入金甚早,據《瓊林蔡氏族譜》上所載,蔡氏於五代初入閩,遷至同安西,復遷至浯洲之許坑(今古崗),傳到蔡十七郎入贅平林陳十五公,繁衍子嗣,是為瓊林蔡氏開基始祖,但從蔡十七郎遷居平林開始至五世以前,蔡氏一族人丁並不旺盛,或單傳,或為僧,或另開別族,直到五世的蔡靜山生有四子,留於瓊林的長子竹溪公、次子樂圃公奠定了瓊林蔡氏的規模。 放眼金門島上一百七十多座宗祠中,瓊林村蔡氏宗祠「量多質精」高密度宗祠群「七座八祠」,更是列入國定古蹟,而聚落中又發展出以宗祠為中心的甲頭有大厝甲、大宅甲、樓仔下、坑墘甲、東埔頂及埔仔頂。 目前聚落內建築物共有756棟,聚落內建物使用率高達75%,有25%處於空屋閒置狀態,在瓊林聚落所有建築類型中包含332棟傳統閩南式建築,有1棟洋樓建築,有7棟宗祠、4棟宮廟建築,現代建築219棟,其他149棟。

  • 水頭聚落-閩南與僑鄉文化兼容並蓄的大型聚落

    水頭聚落建於1315(元延祐2)年以後,目前的規模是清乾隆以後的發展,其中黃氏於杭州、錦州經商致富,使得聚落經濟力量蓬勃,並修建宗祠、屋舍、書齋等。如位於中界的國定古蹟「酉堂」為金門唯一略具園池雛形的建築群。近代以來,由於鴉片戰爭及廈門的開港,使得出洋移民頻繁,其中以印尼華僑最為著稱,透過「信匯局」將資金匯回興建洋樓,並創辦金水小學。水頭也是金門多數單姓聚落中,少數的多姓村。地區範圍共分為頂界、中界、下界、後界等4區, 水頭聚落傳統風貌保存尚稱完整,其中頂界(黃厝頂)、中界甲頭內之歷史建築的保存尤具特色。水頭聚落分為頂界、中界,下界及後界等四區,共有4座宗祠,3座屬黃姓、1座為李姓所有,並有金水寺、惠德宮、靈濟宮等3座宮廟。 聚落中以頂界處的建築型態最具代表性,石基磚牆之兩進大厝整齊排列,乃鼎盛一時的「十八支樑」之梳式配置建物,夙有「有水頭富,無水頭厝」之稱,其他傳統民居則以一落四櫸頭與二落大厝為主。民國初年,水頭地區出洋經商者眾,有成者回鄉興建豪宅,迄1932 年金水小學落成,其四週陸續興建的洋樓,使得中界南邊自成一「洋樓區」。水頭現有建物103 棟,僅16 棟為非傳統建築;另同屬金水里之謝厝則僅有8 棟閩南建築,5 棟非傳統建築。聚落整體兼具閩南傳統聚落以及近代僑匯經濟洋樓之建築文化,展現出內涵豐富的地域風貌。 近年來,金門縣政府曾於此舉行「水頭厝風情」文藝季、輔導聚落登錄為文化資產法定聚落,另外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投入相當多的物力人力,進行歷史建築維護與再利用,社區組織也逐步發展,管理維護情況良好。


  • 珠山聚落-反映傳統風水觀念的理想閩南聚落

    從1345(元至元5)年薛貞固因避難渡海至浯洲珠山起,此村的形成已經超過650多年,當時稱村名為「薛厝坑」,17世紀中葉,部分族人遷往澎湖西嶼內垵,19、20世紀更遠渡南洋,促成僑匯經濟的蓬勃發展,僑民回饋家鄉,興建許多重要建築物,如下三落、大夫第等,1937(昭和12)年抗戰興起,日軍佔領金門後僑匯中斷,1949年國軍進駐金門,初期多以民宅作為國軍部隊的營舍,1958年的八二三砲戰,珠山聚落受到嚴重破壞,歷經很長的時間才復原。
    珠山聚落整體形勢宛如覆缽,被本地堪輿師稱為「四水歸塘穴」的地理,整個聚落以大宗宗祠及大潭為主軸,建物依序配置在四周的緩坡上,並分為2社,在大宗宗祠左方稱「大社」,右方稱為「小社」。珠山大潭、宮橋潭及位於入口處之小潭等;大潭與宮橋潭之間有溝濬相通,聚落之建築物與主要空間均面向大潭,意謂象徵「財」的水由四處匯入。大潭、宮橋潭與其他重要建築是整個聚落社會脈絡的中心佈局軸線,而聚落內大部份的居民屬於一落二櫸頭或一落四櫸頭的傳統合院建築,是金門民居建築最常見到的基本樣式。現有建物110 棟,其中約90 棟為傳統建物。
    珠山為金門國家公園7大傳統聚落之一,歷史風貌相當完整,人文活動延續至今,值得加以保留。

  • 山后聚落-近代僑匯支持的整體規劃聚落

    山后聚落依山勢而建,分上、中、下堡三處聚落,主要建物均朝向水塘,其中上、中堡居民主要為王氏家族,為梳式佈局,中堡明顯經過完善之興建計畫,為聚落中建物保存最完善地區。下堡為梁氏居多,屬於有機發展下之聚落,無明顯格局,其各有不同之聚落風貌。山后現有傳統建物類型除中堡為二落大厝外,餘仍以一落二櫸頭、一落四櫸頭為為主,現有建物約120 餘棟,其中88 棟仍為閩南傳統建築。
    山后聚落為金門晚清時期的僑村,佔地15,000平方公尺。世居此地的王氏家族赴日經商致富,於是回鄉修建供族人居住的房舍,自清光緒二年(1876)動工,至光緒二十六年(1900)完工,歷時二十五年。計完成十八棟傳統大厝,其中並包括王氏宗祠與私塾海珠堂。

    山后聚落保存良好,當初之規劃仍然清晰可見,聚落長時間作為「山后民俗文化村」,供來訪遊客參觀,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目前文化村中仍有部份房舍尚在整修,待日後活化再利用,作為商店或住家。

  • 古寧頭聚落-戰爭洗禮與追求和平的場域

    古寧頭位於金門本島西北,為古寧頭戰役主要紀念地,如古寧頭斷崖、古寧頭戰史館等戰役紀念皆位於本區;另有南、北山聚落文化及古龍頭振威第、古龍頭水尾塔等古蹟。此外,慈湖特別景觀區為金門鳥類最大度冬區,蘊藏豐富之鳥類資源。
    古寧頭傳統的聚落是1949年和1958年兩次戰役中受創最為嚴重的地區,現存的傳統建築、洋樓、民防設施等,體現了民眾在戰爭陰影下頑強的生活態度,村落周圍的自然生態保育區,說明了金門對於永續和保育的追求。
    南山多為古寧頭最早發展之地區,聚落內建築配置形態多沿水岸平行配置,北山村為南山李氏族人遷徙聚居而形成,基本上仍沿水岸平行建築,但建築配置則變化較多而顯凌亂。南山、北山隔雙鯉湖相望,而有「雙鯉風水」之稱,古寧村(南山、北山、林厝)現有建築558 餘棟,其中屬傳統建築者423 棟。
    古寧頭聚落傳統屋舍大多數保存完好,甚至戰時彈痕仍清晰可見,此處屋舍多半供當地居民居住使用。

  • 後浦城鎮核心區-金門歷史的政經文化重鎮

    康熙二十一年(1682)遷建的「清金門鎮總兵署」為中心的後浦核心區,包括了追求文風的朱子祠、奎閣,不同信仰的武廟、城隍廟、基督教堂、以及王氏、陳氏等宗祠,提供民生需求的老街,受南洋移民影響的市街「巴刹」,以及習自南洋的五腳基市街「模範街」,此外並有多處名人故居和貞節牌坊。古樸的街巷空間充分展現了清代至今傳統市街的有機變遷。家戶空地的防空避彈室和長達一公里以上的地下坑道,反映了民眾受戰地影響,所衍生出另一種特殊的史蹟空間。
    現為金門縣人口最密集的區域,商家林立、非常繁榮,多處古蹟和現代建築交錯雜處,形成特殊景觀,未來金門縣政府將輔導設立保存區,使古蹟得以永續經營。

  • 歐厝聚落-建築形式具代表性的傳統閩南聚落

    歐厝聚落主要以歐陽氏為主,明朝中葉歐陽氏開金祖文卿公自泉州出海捕魚,遇難漂流至浯州,於煙墩山之南定居,即今之歐厝。明朝時曾設歐山寨,清朝時改名為歐厝汛。在歷史空間的演變次序上,煙墩山為最早歐厝祖先的居住地,其後搬下煙墩山,居住在下社,而後隨人口日益增多,上社進而被開發。民國38年後,居民遷台日多,聚落發展停滯。
    歐厝聚落的配置早期多依自然環境發展,爾後隨族人繁衍日眾,形成具組織性的發展型態。現今所見民宅多為清道光年間所建,以橫亙中央的街道將聚落分為上社與下社。上社建築面向則以宗祠所在之南北中央街道為主;下社則以傳統閩南建築型式配置,排列井然有序,並統一朝向西南側。因受外界干擾甚少,整體景觀品質甚佳,尤其下社有秩序的排列的「梳式平面」與上社建築簇群所形成的隘門防禦性空間是歐厝最佳特色。

    歐厝聚落內傳統建築主要為一落四櫸頭,多為清道光年間所建,三蓋廊、二路大厝、與六路大厝數量雖少,但具代表性。
  • 浦邊聚落-依海維生的產業聚落(蚵、鹽)

    浦指水邊的地,浦邊位於金門島北面海岸線上,與劉澳港原本隔著灣澳相望,此地古有航運之利,近代灣澳淤淺後,兩村間一百多公尺的距離有路可通。劉澳港的西側有突起數公尺高的陸地向外伸出,形如雞冠,稱為「雞髻頭」,民國初年有航行金、廈的金星輪定期航行,雞髻頭就成了本島鄉民到南洋的渡口之一了。而浦邊佔碼頭的地利之便,番客也多,浦邊的番客大部分赴菲律賓營生,事業有成者不少,從村內十棟洋樓、為數不少的雙落大厝,帶有護龍和突歸的各型古式建築,可看出其因僑鄉致富面貌之概況。
    浦邊村背倚高地,左、前方是海灣,附近海坪盛產蚵貝,近郊發現的浦邊貝塚,經研究發現,在距今三千多年前,此地就有史前人類活動的遺蹟。浦邊是一個多姓聚落,以何、周二姓佔多數,明末鄭成功的部將周全斌,就是浦邊人,其族裔周從龍所營建的三落大厝,是一棟規模不小的建築,這棟具有二百多年歷史的「浦邊周宅」,現列為縣定古蹟保護,並於近年修復完成。村右側黃龍山麓的陳禎墓,相傳是金門四個名穴之一的「仙人覆掌」吉穴,現列為國定古蹟。

  • 碧山聚落-傳統閩南、僑鄉建築林立的後山

民間多稱為「後山」,係由陳氏移民拓建之血緣聚落,其族系與村名之由來,在其宗祠重修誌中交待得非常清楚:「原係河南光州固始籍,支分福建泉州晉江縣深滬鄉,始祖德宗公,仕元官,居一品平章事,以剛直建言,於朝被禍,其三子在家聞訊,乘舟泛海而逃,中流遇風散,開基祖存仁居次,帶妻柳氏遇風飄至金門後山鄉海邊,登岸擇地,因世居焉。蓋深滬前臨海,背有後山與碧山峰,祖乃五房派下,因不忘本而沿用後山與碧山,其名之由來也。」
碧山的地理形勢,則可從宗祠之門聯上知其梗概「枕海拱山,百代箕裘祖德;左溪右阜,千秋俎豆馨香。」所枕之海為村後的許白灣海面,所拱之山乃太武山,左溪乃指田浦溪,右阜係東山前村後的美人山,周圍形勢非常清楚。
碧山有源自美人山的水源自村前流進田浦溪,是栽培芋頭、蔬菜的產地,後雖有海面,但有高地砂坵阻擋,故風砂不強,反而有漁撈之利,清末廈門開埠,掀起閩南人出洋謀生的熱潮,碧山僑民以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居多數,在僑居地有成就者更不在少數,村中不但有型式多樣化的洋樓,還有頗具特色的半洋樓式宗祠,創立於民國42年的「睿友小學」,更為家鄉培養了不少人才,如曾任職縣政府、省政府的陳榮泰,曾在金門任國中校長、在高雄任高中校長的陳榮華,目前擔任教育部國教司副司長的陳昆仁,都是睿友小學出身的校友。

  • 后浦頭聚落-聚落紋理工整的閩南聚落

    舊名汶浦,汶指汶水溪,浦是水邊之地,因為金寧鄉也有浦頭之村名,為資分別,乃有西浦頭與后浦頭之分。浦頭在金門島東北隅,村後是沙美,村前與後水頭之間,原本是一片海域,源自東埔的水流經東蕭、蔡店注入,另有一條源自太武山、美人山匯集成的汶水溪,使這附近形成大大小小的無數池沼,民國62年,利用兵工力量,修堤築堰,濬池開渠,建成了「榮湖」水庫,后水頭和后浦頭分居兩岸,昔日的海域,變成今日的湖區。
    后浦頭是一黃姓血緣聚落,居民自后水頭分衍而來,后水頭原名汶水頭,先民是明永樂年間自同安金柄遷徙的鹽戶,明中葉,黃良沛自汶水分居后浦頭,繁衍成族。今日的后浦頭,黃姓居民約佔九成。據傳后浦頭係由「何開基,李來接」,今日一戶何姓居於慈德宮附近,三戶李姓居於村之東南隅,其餘都是近代自外地移居者。
    后浦頭的僑民人數不少,且都有不凡的成就,民國20年代的黃良檀父子、黃肖嚴等人,對金門成立民防組織和建設全島第一條現代化公路,貢獻很多;旅居印尼者,在荷印時期有黃仲玉等人先後被當地進封為甲必丹,任三軍大學教育長的黃奕炳少將,也是后浦頭黃姓族裔。

  • 翟山坑道-冷戰時期兩岸對峙的特殊軍事遺跡

1958年起金門廣築坑道以因應戰爭威脅,翟山坑道以軍工和簡易工具在花崗岩山體上,開掘出連通海上運補坑道,充分說明了在戰爭期間的狀況。
翟山坑道位於金門西南方,為一A字型戰備水道,總長約357公尺,民國五十年為因應戰爭所需而開挖,耗時五年才完成,戰時供登陸小艇搶灘運補用,坑內並有停靠碼頭。
1958年起金門廣築坑道以因應戰爭威脅,翟山坑道以軍工和簡易工具在花崗岩山體上,開掘出連通海上運補坑道,充分說明了在戰爭期間的狀況。
只要一進入坑道內即可感受它的震撼力,靠著新架設的欄杆,望著深遂的倒影,是多少人流血流汗才可建造出如此偉大的工程。

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已重新整修、清理後,翟山坑道於1998年7月正式開放。

  • 九宮坑道-冷戰時期兩岸對峙的特殊軍事遺跡

九宮坑道位於金門縣烈嶼鄉東南方,民國 53 年 10 月 31 日開工,由陸軍 34師接替工程,直到民國 54 年全部工程完成。九宮坑道與大金門古崗翟山坑道對口,為小艇運補的基地。九宮坑道是由雙丁字型建構,共有四個出海口,坑道主水道總長 790 公尺,最寬處 15 公尺,高均為 7 公尺。另五處副水道共長 190公尺,最寬處為 15 公尺,可容納 52 艘小艇停泊,比翟山坑道更具規模。


金門縣文化局版權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89350金門縣金城鎮環島北路一段66號. 電話:082-323169